从头到尾都跟谁先把热气球放到太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标签: 生活 / 未境 / NIKOEDWARDS

我16岁还是17岁的时候,跟一堆小伙伴们莫名其妙的做了一本电子杂志,本来只是做着玩的,但后来搞着搞着大家竟然都把这个当成了一个事业,热情特别高涨搞的期期不落,现在想来真是挺不可思议。

在做到第十期的时候,忽然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湖南的出版商,姓 X ,说可以把我们的电子杂志刊印成实体书发行,我们做内容和排版设计,他公司做发行和市场,如果赚钱了可以分给我们。

这对还在上初高中的我们来说简直是一个莫大的喜讯,我们甚至说只要东西能够出版,支付给参与者的稿酬就行,利润这边一毛不要,姓 X 的湖南出版商很痛快的答应了,说勇敢的少年们你们快去准备吧弄好了发给我这边去安排印刷和发行了别忘了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当时, @烟纵 就提醒过我,说湖南这种做私人出版的小公司特别多,出一些没有版权,没有刊号,盗版内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让我们留个心眼,至少签个合同,板上钉钉了再做,但当时我们觉得一帮学生似乎没有什么地位去跟出版商讨价还价,又急于求成,不在乎条条框框,只想着先把书做完了再说。

于是我们很快就凑集来了许多稿子,@熏@小辛 还专门为这个拍了很多照片,也设计了漂亮的封面(好吧至少在当时的审美看起来)和内页的装帧,所有的东西都和梦想一起打包进了 zip 格式的压缩包发给了姓 X 的湖南出版商,然后静静的等待它开花结果长成参天大树(多么没文化的又恶心人的小学生比喻句)。

之后,等了很久,都没有那位姓 X 的湖南出版商的回应,论坛里每天都有小伙伴问我说事情怎样了,说好的杂志什么时候可以面市,我说可能需要再等等,再等等……

等等等,等等等,等赶早班的公交等末班车的地铁等回老家的火车等喜欢的人的微信晚安等客户说好的回款和等姓 X 的湖南出版商的 QQ 头像亮起……等待绝逼是人生中最痛苦煎熬却又让人无可奈何的事情之一。

这件事之后就无疾而终了,谁也不知道姓 X 的湖南出版商拿了那些该死的稿子之后做了什么——当然如果按照我现在的态度来看如果我收到这些稿子之后我会拍桌子骂道这他妈都是什么鸡 X 东西简直就是浪费老子时间——反正他没有骂我这是什么鸡 X 东西,也没有怪我浪费他老子的时间,更没有让那个打包进了梦想的 zip 格式的压缩包长成那个没文化的又恶心人的小学生比喻句。

如同一个寂寞难耐的旷妇日复一日却得不到回应的哀嚎……这绝逼也是人生中最痛苦煎熬却又让人无可奈何的事情之一。

后来小伙伴们也没有责怪过我,无非风萧萧兮易水寒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反正在所有人看来……

年轻人空有的热情和劳动力都是一文不值且不值得去回应的对吧?

以前的我可以完整体会 @NIKO EDWARDS 收到优酷邮件后高兴的告诉每一个团队的小伙伴和亲朋好友跟他们分享自己即将到来的成就和喜悦的普大喜奔,再到一落千丈的失望以及觉得食言无能对不起大家的深深自责,而现在的我也可以完整体会优酷的王姓工作人员抱着呵呵耍猴不值一提的心态跟 NIKO 打交道的整个工作状态(其实老实讲王姓工作人员在邮件中的回复还比较客气,这样的人在日常工作中应该不会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但我不能想象如果后来是我在市面上看到了某个用了我们的稿子却署着另外一个团队的名字的时候我会是一种怎样出离愤怒的状态。

所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跟他妈的到底是谁先把热气球放到太空根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根本就是一群大公司在对一个没有话语权的年轻人耍流氓。

 

PS:延伸阅读:《如何看待 NIKO EDWARDS...》

第二个 PS:后来我们把那些稿子的摄影部分卖给了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的一本叫《博客族》的杂志,并把卖到的 2000 块钱分给了作者,也算是让这事有了个交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