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江湖太吵

标签: 生活 / 22岁

如果生活太平淡,就需要一点刺激,例如砒霜一类的。

上周牙龈炎,微疼,但依然很影响生活,尤其是在吃饭的时候,让我感觉我是多么讨厌一切长在嘴上的病啊。

于是我吸取教训,现在每天两到三次刷牙,后来我竟然发现我喜欢上了刷牙这种事,

刷的时候就幻想牙刷是把铁锹,口腔是资源丰富的金矿,然后变身成一位勤劳的矿工。

上次团子在微博里转了一条刷牙不要沾水,干刷,说效果好,试着照做了下,稍微有点刺激,但我喜欢这种感觉。

生活忽然变得极其规律,很少甚至几乎没有熬夜。

经常看电影,并且开始用豆瓣电影记录看过的片子,几乎不怎么挑片,首选惊悚片和动作片,

偶尔也看看小文艺,但是节奏太慢,熬人,上周看了《晚秋》,节奏慢到我一度以为我错按了停止键,
可能这种片子需要静下心来看才行,无奈我一直就这么浮躁。

过年的时候见过一个长辈,前天妈妈打电话说那个人被检查出脑血栓了,很严重,几乎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我爷爷也是因为这个病而去世的,他走的时候我上高三,有天早上奶奶打电话给爹爹说爷爷没动静了,

于是我花了很长时间去琢磨”当奶奶起床时发现爷爷冰冷的躺在那儿一言不发”时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灵堂就布置在老家的一间窑洞里,爷爷洗漱干净穿戴一新的躺在里面,中间挂个帘子,我们在外边守灵,

那晚挺冷的,我找了件军大衣披上,跟其他人轮流守灵,大约在夜里4点的时候,我在灵堂里听见火车的轰鸣声,

我记得我高中之后小安村到三门峡市里的沿河公路就已经贯通启用了,所以火车道差不多就被废弃掉了,

但那晚上我确凿的听见火车轰隆隆的响,中间我迷迷糊糊的有几次都睡着了,又被吵醒,持续的响了有将近40分钟。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那声音还依然特别响亮,轰轰隆隆轰轰隆隆轰轰隆隆轰轰隆隆。

之所以要提这个事是因为前天我妈说她因为这个跟我爹吵了一架,

我爹66年的,年轻的时候他跟我一样是个有理想爱且装逼的年轻人,当时他的梦想是当个作家,

而且他真的发表过一些东西,

有时候我翻出那些泛黄的老报纸看着上面”郭阳”的笔名我就在想说这家伙是怎样变成我眼前这个碌碌无为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的?

我刚出生没几个月的时候我爹就丢下我跟我妈,去了广西参加一个什么作家协会举办的活动,我妈说我爹走的很利落,没有一丝挂念。

正巧他刚离开家我就发了高烧,那夜我妈抱着我一路从小安村哭跑到大安村,她说她真感觉我快要烧死了。

在我看病的时候我爹也到了广西,然后他发了六个字的电报,

上面写着”一切安好勿念”。

我妈想着”安好勿念个屁”,然后她开始抱怨我爹,并持续的抱怨了30年。

后来我爹他不再写作,带着我们娘俩来市里谋生,最开始在百货楼后面摆过地摊,买玩具和小工艺品。

后来去开发区的某个夜总会干活,那时候我六七岁,也不清楚他做的是什么,现在想想,

可能……当当领班?也可能……卖卖酒水?要不就……带带小姐?

……反正他每天回来的都挺晚。

再后来,可能赶上扫黄打非吧?老爹失业,干了保险,这活好在不用坐班,自己去跑业务,多劳多得,于是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前两年可能干腻歪了,就金盆洗手,歇了业。

时至今日,赋闲在家。

现在他平时料理料理我妈的布店帮忙进货卖货(尤其是最近,他终于学会在阿里巴巴上面跟人联系生意了),没事的时候看看电视上上网做做饭,

——也就没什么大出息了。

日子过的随没滋没味,倒也好在风平浪静,只是别碰到人讲房子或者存款或者儿媳这样的事儿,否则我妈肯定就会翻旧账再把30年的抱怨扯出来。

那个亲戚得了脑血栓的事发生之后,我妈又开始抱怨我爸好吃懒做缺少运动和锻炼,其实我心里清楚我妈抱怨的不是运不运动的事。

可我妈心里更清楚,这事无解,奔50的人了,人生轨迹和生活状态差不多已经全部定型,任你要求再多也有心无力。

我从来不希望更不奢求家里能给我什么,该给我的三年前就已经给了,现在是到了我还债的时候,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操太多的心,

没有必要。

我所经历的过去和我所进行的现在和我将来要面对的以后这一切的一切我都心里有数。

何苦呢,我只希望你们能保重好身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别再去操年轻人的心了。

该做的让我去做就行。

除了工作以外,每天还做了很多东西,但暂时都没什么大成果,所以不太好去说。

比较怕拿出一个不成熟的东西再被人笑话,

而且如果又一次夭折,可能就连自己都说不过去了。

但好在感觉每天浪费的时间都还不多,算是在自己可以接受的程度。
毕竟就要23的人了。

日子过的还行吧,只是江湖太吵,傻逼太多,希望一切都会好。


添加新评论